4月11日,澳大利亞聯合協調中心公佈地圖顯示搜救細節圖供圖/IC
  本報訊(記者 桂田田)昨天上午,訪華期間的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在上海出席“澳大利亞周·中國”午宴時表示,非常有信心探測到的多個信號來自MH370黑匣子,確信黑匣子就在數公里範圍內。澳大利亞聯合協調中心方面稱,希望能在客機“黑匣子”電池耗盡之前搜集盡可能多的信息。
  “正接近逐漸衰弱的信號源”
  在當天的發言中,阿博特就馬航失聯航班搜救指出,目前對客機黑匣子位置的定位“已經縮至幾公里範圍”,澳方“對這一情況抱有信心”。他同時指出,知道黑匣子的大概位置並不等同於從深達4500米的海底找到殘骸,也不等同於最終確定客機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阿博特說,“我們已經大大縮小了搜尋範圍,之所以範圍大大縮小,是因為我們檢測到了很多信號,有些信號持續時間很長。不管怎麼樣,我們正接近逐漸衰弱的信號源,在信號消失之前,我們會儘量得到更多的信息。目前我想說,我們有信心,我們此前監測到的信號來自MH370的黑匣子。”
  澳大利亞聯合協調中心總指揮休斯頓表示,“海盾”號4次檢測到信號的時間分別是當地時間周六下午4點45分、周六晚上9點20分、周二下午4點20分、周二晚上10點17分。信號頻率和黑匣子是一致的,但數據還需要進一步分析。儘管對結果“比較自信”,但在找到殘骸之前,還不能確定這就是黑匣子。
  “這個時代最大的謎團之一”
  昨日,澳大利亞聯合協調中心總指揮休斯頓在珀斯舉行的發佈會上表示,“就我目前掌握的信息,搜尋MH370航班的工作尚無重大突破。”休斯頓在當天的聲明中說,“澳大利亞聯合聲學分析中心已經對信號進行了分析,確認昨天(10日)由AP-3C‘獵戶座’巡邏機發現的信號與黑匣子沒有關聯。”他說,後續的分析目前仍在進行。
  此外,澳“海盾”號軍艦昨日繼續通過拖曳聲波定位儀進行搜尋,希望能進一步發現信號。同時,“獵戶座”巡邏機也將繼續在“海盾”號附近進行偵測,協助搜索。
  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昨日對中國政府和人民對搜尋工作提供的幫助表示感謝。“搜尋轉至印度洋後,中國是第一個派出船隻的國家。”他同時承認搜尋工作難度不小。“這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謎團之一,也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艱難的搜索。”
  精確定位後蛟龍號可下海
  對於部署“藍鰭金槍魚”自主水下航行器,澳方表示,目前暫未投放這一設備,何時投放將取決於“海盾”號上專家的意見。由於美軍提供的拖曳聲波定位儀和“藍鰭金槍魚”均部署在“海盾”號上,在同一片水域中,兩個利用聲波探測的儀器會相互干擾,因而不能同時使用。
  針對水下航行器暫未投放的質疑,前美國運輸部督察長瑪麗·夏沃對媒體解釋說,在同一平面上,信號源可能位於探測點方圓約8000米內的任何一點,更何況這一信號從至少4000米的深海發出。因此,探測到脈衝信號不意味著就定位了黑匣子。
  澳大利亞斯文本科技大學民用航空系講師高翼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下一步搜尋工作展開的前提仍然是“縮小搜尋範圍”。“由於水下機器人的工作效率較低,且大洋的海底地形複雜,只有在精確定位的前提之下,才能投放水下搜尋設備。如果確信黑匣子就在1公里範圍之內,打撈到碎片的可能性才會比較大。”
  蛟龍號深潛器副總設計師此前表示,只要失聯飛機定位精確,蛟龍號可下海,參與現場評估、搜救指揮甚至打撈工作。據報道,蛟龍號的長處在於定點作業,非大範圍搜尋。由於航程限制,載人深潛器無法像無人深潛器那樣在深海長時間作業。
  觀點
  黑匣子數據應由誰掌控?
  航空公司不得自行解讀 調查由所在國政府主導
  MH370失聯多日,黑匣子的電量也日漸微弱。從4月5日到10日,搜尋隊伍已經偵測到5次疑似黑匣子信號,搜尋區域也在縮小。黑匣子內裝備的飛行數據記錄儀和機艙話音記錄器可以發射出脈衝信號,幫助搜尋人員找到失事客機殘骸的主體。
  要進行物理恢復
  據悉,“黑匣子”在飛行事故中往往經歷各種極端條件,要想獲得其中的數據、還原最後場景,要用特殊的技術將其物理恢復。比如,長期浸泡在水中的“黑匣子”首先要清洗和真空乾燥。物理恢復“黑匣子”的工作由生產商負責,然後由專業調查人員下載、讀取其中數據進行分析,這一過程往往需要數周。
  北京航空法學研究會常務副會長張起淮向北青報記者介紹,“黑匣子”記錄了飛機飛行期間,特別是事故前夕的詳細信息資料,可再現事故發生的過程。“按照國際慣例,黑匣子打撈上來之後,不管是哪個國家協助打撈,都應該由航空公司所在國政府、民航當局成立相關事故調查組,聘請專家對黑匣子數據進行分析,不允許航空公司自行解讀。”
  “對外不聲張”
  張起淮指出,針對黑匣子的調查工作應在“對外不聲張”的封閉環境下進行,調查組的專家成員也應該包含多個層面。“比如馬來西亞政府相關職能部門的專家,再如飛機製造商美國波音公司和英國發動機公司的專業人員也應在場。黑匣子的數據分析會經過長時間的核查過程,形成調查報告後,參與調查的專家需要對報告做簽名認定,最後再由馬來西亞政府發佈最終的調查結果。”他強調,航空公司是責任人,但不應該牽頭或主導黑匣子的數據調查工作,調查報告的最終發佈工作將由馬來西亞政府完成。
  “黑匣子全面記錄了飛行狀態,若黑匣子打撈不到,還不能對事故原因和最後結論進行定性。”張起淮分析,找到黑匣子的同時,周圍會找尋到相應的殘骸。“黑匣子不是孤立存在的,由於現在並沒有關於黑匣子疑似海域出現殘骸的信息,所以現在外界才會出現‘此黑匣子非彼黑匣子’的質疑。”文/本報記者 桂田田
  鏈接
  黑匣子信號終獲確認
  4月5日,“海巡01”輪通過黑匣子搜尋儀偵聽到頻率37.5kHz每秒一次的脈衝信號,與失聯客機關聯性有待進一步鑒定。
  4月7日,澳搜尋協調中心說,“海盾”號6日發現兩次水下脈衝信號,一次持續2小時20分鐘,一次持續13分鐘,與黑匣子信號相符,但需確認。
  4月9日,澳聯合協調中心總指揮休斯頓宣佈,“海盾”號8日兩度再次探測到水下脈衝信號,特征與黑匣子信號相符。
  4月10日,澳聯合協調中心發表聲明,證實一架澳軍“獵戶座”巡邏機當天下午在“海盾”號軍艦附近海域再次偵測到水下疑似黑匣子脈衝信號。不過,澳聯合協調中心11日說,這一疑似信號並非來自黑匣子。
  4月11日,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說,澳方對近幾日發現的水下脈衝信號來自馬航失聯航班的“黑匣子”“很有信心”。據新華社  (原標題:澳總理稱黑匣子定位“已縮至數公里”)
創作者介紹

cocktail mv

ll44llqc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