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明德、趙友清、黃強參加演出活動,由於周恩來曾經從馬上摔下受傷,治療後右手胳膊一直不能伸直,為了把這個事實表演到位,趙友清每次表演總理,都要把手稍微彎曲,半握拳頭。
  黃強除了扮演鄧小平,平時還會學習書法,去年他還拜書國內書畫家王海軍先生為師,他覺得這是一種修身養性之舉。圖為黃強為本報欄目留下了“發現廣州,惟善為美”的墨寶。
  “現在很多人對偉人的思想產生了誤讀和誤解,特別是年輕的一代,對偉人瞭解得越來越少,所以我們希望在各種表演場合,盡自己的能力,傳播偉人的正面形象和思想。”
  ——鄧小平特型演員 黃強
  如果你在廣州的某個街角,突然邂逅“毛主席”,“周總理”、“鄧小平”等歷史偉人,不必驚訝,他們並非偉人複活,也不一定是影視明星,而可能是來自廣州的一個偉人演出團隊——風雲藝術團。
  來自南方畫院的“小平”
  據瞭解,風雲藝術團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表演團體,也沒有明顯的規章制度。但在這個團體的旗下,卻聚集了一群來自民間的特型演員,有飾演孫中山的鄧健壯、飾演毛主席的謝明德、飾演周總理的趙友清、飾演鄧小平的黃強,還有演蔣介石的趙新民等人。用趙友清的話說,“能走在一起表演偉人形象,靠的是緣分。”
  不久前,在位於天河區沙太南的廣東僑界藝術展覽館,記者探訪了“周總理”和“小平同志”。當記者來到會客廳時,“小平”和“總理”已經在那等候,突然間有了一種“貴賓”之感,仿若穿越了時空,要和偉人進行一次歷史性的對話。
  “小平同志”留了一個板寸,“總理”則梳了一個標準的領袖髮型,如果不拿照片仔細對比,恐怕可以達到以假亂真的效果。在這些特型演員中,扮演小平的是中國南方畫院的常務副秘書長黃強先生,而表演周總理的則是部隊里的退休幹部趙友清。
  “我們就是要塑造主席、總理、小平這些偉人的正面形象和傳播正能量。”說起為何要當鄧小平的特型演員,黃強說:“現在很多人對偉人的思想產生了誤讀和誤解,特別是年輕的一代,對偉人瞭解得越來越少,所以我們希望在各種表演場合,盡自己的能力,傳播偉人的正面形象和思想。”
  由於歷史偉人在群眾的心目中都有有很高的地位,特別是那些見過領袖的老一輩,對領袖更是充滿了崇敬和懷念。作為特型演員,要把偉人演好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黃強介紹,為了演好偉人形象,他平時不得不看很多有關鄧小平的影像資料,模仿偉人的講話和動作,還要學習一些偉人的方言。如演小平的要學四川話和演毛主席的要學湖南話。“當然也並不是每一個場合都需講方言,比如廣東,觀眾還是最喜歡聽普通話版,因為有的內地方言大家聽不懂。”
  除了模仿,演員們還要看偉人的傳記和偉人寫的書籍,瞭解偉人的思想。如此,才能在外形上表演神似,在思想修養上也能向偉人看齊。然而黃強也坦承,“要想滿足每一個觀眾的期待,那是比較困難的,但是我們會努力會做到最好。從思想來說,我們肯定達不到偉人的高度,但是我們儘量在舞臺上還原他們的歷史高度。”
  在舞臺上表演偉人,不像電視上可以重覆拍攝多次,而是必須一次性說完要表達的內容,難度並不比影視劇小。在這些特型演員中,黃強是相對年輕的一個,他入行比其他的演員要遲一些。
  一位老人看到“主席”淚流滿面
  回憶起當初剛去飾演小平同志時,他說以前剛上臺表演時,偶爾會有出現一些忘詞的情況,也會有小小的緊張。如果一下子表達不到位,自己會感覺很懊惱,所以就會很小心翼翼去表演,但往往是越小心就越可能出錯。
  “如果出現這種情況,要能把場圓回來,能夠救場是每個演員必須的素質。”經常提點黃強的趙友清補充道。經過了這麼多年的訓練和表演,現在出錯的情況已經很少出現了。
  作為特型演員,由於表演了固定的偉人形象,又與偉人長得像,在平常的生活和工作中,朋友和同事們也乾脆直接稱他們為“總理”和“小平”,假如路上遇到認出來的市民,他們也都樂意與他們合影。
  趙友清對記者說,有一次他們去廣東省敬老院演出,那裡有一些由毛澤東主席指揮上過戰場的老人,其中一個見到我們就像見到了當時的主席一樣,說話都是淚流滿面,邊說邊哭。“我又見到你們了!”就算躺在床上說不出話來,那些老人也很激動。
  不過表演總理的趙友清,並不樂意別人平時也叫他為“總理”。“我不在舞臺的時候,不想讓大家看出我是總理,所以平時儘量打扮得不讓別人認出我是誰。上臺我們就代表了偉人的形象,下臺我們就是普通百姓。”據趙友清透露,在特型演員里,還有一條默認的“行規”,就是表演時不能有損偉人的形象。
  當了特型演員,黃強、趙友清與其他的演員,每年都要去全國很多地方表演,只要被邀請到,就會一起組團出去表演,亦可以單個出去表演。至於每年會出席多少這樣的表演,黃強坦言“太多了,要統計起來比較困難。”他說,“演出時的路線基本上是出發機場——賓館——演出場地——賓館——機場回來。我們每到一個地方,儘量會給一個地方傳遞一些偉人的形象。”
  絕大部分公益演出不收費
  他們經常會被邀請出席一些商業和公益、慈善活動。如某些商家搞活動,會邀請他們到現場表演,與觀眾互動增加一些人氣。不過趙友清說:“我們演出並不是說為了賺錢,絕大部分公益演出和慈善演出都是不要錢的,除了一些商業演出會給個辛苦費。”
  至於辛苦費是多少,趙友清沒有透露,只透露“這得由商家自己決定”。不過黃強稱,有一次他被邀請去參加了一個慈善活動,現場寫了幾個字,主辦方給了他兩萬元錢,但是他一分錢都沒拿。
  儘管在舞臺上他們展現的是偉人形象,可是走下舞臺,他們又像普通人一樣生活工作,他們除了表演之外,還會學習些其他才藝,黃強去年就拜書國內書畫家王海軍先生為師學習書法,他覺得這是一種修身養性之舉。採訪結束時,他還主動為新快報留下“發現廣州,惟善為美”的墨寶。
  【談資】
  特型演員酬勞不高
  曾經扮演鄧小平的特型演員盧奇說過,影視特型演員的經濟收入少得可憐。“特型演員大多都是部隊的,部隊首先就不能做廣告,拍廣告輕鬆掙錢又多,我聽說一般明星廣告要價都在150萬到200萬之間,但這個錢就不能去掙。而且部隊管理比較嚴,比如出國都很難。拍戲呢,重大題材都是國家投資的,不像商業片私人老闆投資,只要你能賣錢,就出高價來請你。”
  他還透露,“特型演員的演出酬勞,中央台規定最高每集1萬,以前是5000。現在市場經濟,商業演員一集戲都是七八萬、十來萬,我們這個數目低得很。而且特型演員的戲不像商業演員那麼多,演戲少,收入也就少多了。
  (綜合公開資料)
(原標題:臺上“歷史名人”臺下普通百姓 經常受邀出席公益和商業活動)
創作者介紹

cocktail mv

ll44llqc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