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11月22日消息(記者馮會玲)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很多人知道菲傭,可能都是通過一些影視作品。在影視作品當中,她們很謙恭、專業、認真的做著分內事,國際上很多人甚至認為,菲傭是世界上最出色的保姆代表,她們無論是技能還是服務,都是近乎無可挑剔的。
  也可能正是因為這樣,找到一位出色的菲傭,自然成了不少家庭夢寐以求的事情,有人看重她們的專業素質,有人希望孩子接受雙語教育,也有人把它當做財富和品味的象徵。但是很多人可能並不瞭解,根據目前規範外國人在華就業的法律法規,中國大陸市場禁止外國人從事家政服務業,菲傭在我國國內是屬於"非法就業"。
  這個隱秘的就業人群是通過什麼樣的渠道可以順利的在中國實現就業呢?雇主和提供非法服務的中介部門又面臨哪些風險和責任?
  廣州的李太太家雇的那位菲傭已經有7年多了,沒有換過,也不准備換,用她的話說,彼此已經當對方是家人了。
  李太太:其實一開始是從語言的角度考慮的,覺得孩子可以從小雙語嘛,將來要比找一個英語老師要合適。
  記者:這一點能夠達到您的願望嗎?
  李太太:他現在在讀一個國際學校,他在他們班的英語水平也是僅次於純美國孩子,因為他畢竟從小是在雙語環境里長大的。
  記者:之前我們從影視作品當中包括聽一些描述感覺菲傭是世界上最好的保姆,說她們很專業、很謙恭,不知道您對菲傭的評價是這樣的嗎?
  李太太:大體上可能菲傭都是比較謙恭的,你跟她說一個事她都會:yes, mum,就是不論你批評她還是說什麼,她都是態度比較好的,但是我們家這個阿姨真的不是,她脾氣比較大,很多時候我也要看她臉色,這是相互的。她有時候也跟你爭,生氣、甚至摔東西都有過,她就覺得這件衣服洗完了我就必須得熨,所以我們家孩子從小到大什麼包括擦屁股布、襪子什麼全是洗完了要熨的乾乾凈凈、平平整整的,她也說她每次回去她鄰居都特羡慕她,到她家來問說能不能幫我也找這個工作什麼的,就很羡慕她,她也覺得很自豪的,因為他們那個地方的文化就是如果家裡有一個婦女在國外打工,周圍人都挺羡慕的。
  李太太能夠雇到如此滿意的菲傭,也成為很多朋友艷羡的對象,她也試圖幫很多朋友找過菲傭,但都因為法律的明令禁止,最終失敗了。雖然有明文規定,但似乎在國內找到可以雇用菲傭的家政公司並非難事,記者很快就找到了這樣的公司。
  記者:咱們這的保姆有菲傭嗎?
  負責人:我們只有菲傭。
  記者:價錢是怎麼說?
  負責人:申請費是兩萬六。
  記者:這個申請費怎麼說?
  負責人:這個費用是她從境外來到中國的。
  記者:這個錢是不算她的這個工資。
  負責人:不算,工資是每月4千。
  記者:最短的需要雇多長時間的?
  負責人:兩年。
  記者:這不會被查出來嗎?
  負責人:有這種可能,人家被驅逐出境了嘛,簽證就沒問題。她有簽證在中國境內拘留都是合法的。
  記者:大家都說這個菲傭用是不合法的,會不會對我還會有什麼處罰之類的?
  負責人:目前我沒聽說過。
  顯然這位公司的負責人沒有說實話,根據2013年7月1日起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境入境管理法》,未按照規定取得工作許可和工作類居留證在中國境內工作的,諸如菲傭、印度飛餅廚師、越南工等在國內非法務工的外國人,將被處以5000元以上2萬元以下的罰款,私自雇佣這些人的家庭,則會被處以5000元至50000元的罰款。同樣從事家政服務公司的一位高先生說,一旦雇用菲傭的行為被主管部門發現,雇主將不僅面臨著罰款。
  高先生:菲傭只要一查出來的話,那這個罰款,基本上這個公司就會倒閉、取締,如果雇主雇了這個人,直接查到雇主的話,那雇主要交五萬罰款。然後遣送費又要雇主出,違反外籍人員在華工作管理條例,你屬於非法用工嘛。
  記者咨詢的家政公司的那位負責人也表示,現在國內雇用菲傭確實風險很大。
  記者:您剛纔提的那個二萬六就指的是我給她辦簽證的這個錢嗎?還是說?
  負責人:不包括辦簽證的錢。
  記者:作為雇主我還需要再給她花一筆那個辦簽證的錢?
  負責人:對。
  記者:這個大概是多少錢?
  負責人:大概是兩三萬塊錢吧一年。
  記者:一年兩三萬。那兩年的話就至少是4-6萬。
  負責人:對。
  記者:萬一這個人比如說她被查出來,然後她被驅逐出境了,我要再找一個人的話,是不是再給她辦簽證的這筆錢還是需要我來掏。
  負責人:對對,是這樣。
  記者:那我的風險豈不是太大了?
  負責人:是,肯定有風險,所以說你要慎重考慮嘛,使用她們。
  高先生說,國家做出這樣的規定,也是出於對本國利益的考慮,無可厚非。
  高先生:這是屬於保護本國的勞務,WTO協議裡面首先是保護本國的一些受保護的行業裡面就包含這種基礎勞務的這種,這個也是正常的,因為中國本身自己的勞動力就很強,很多嘛。
  高先生說,隨著國內監管部門打擊力度的加大,菲傭市場相比幾年前,已經大幅萎縮。
  高先生:現在少了,就是2010年、2011年的時候還有一些公司,北京大概有十家、八家的,那個時候因為國家這塊兒也屬於是灰色地帶,說管也管、說不管也不管。現在基本上你看市面上比較少了,基本上這種公司都是打一槍換一個地方。
  記者之前咨詢的家政公司的負責人也表示:這一兩年來生意確實越來越不好做。
  記者:您這個公司做這個多長時間了?
  負責人:我們做了有十年了吧。
  記者:有十年了都,那之前發生過這樣的事嗎?就是被查出來然後被驅逐出境?
  負責人:我們公司沒有過,對,因為我們來的人也少,很少。一個月能來一個人就不錯了。
  現實的情況是,在華工作的外籍人士、國內高端收入家庭對菲傭都有著強烈的需求,國家明文禁止,他們就劍走偏鋒,想方設法冒險也想雇菲傭,對此,高先生認為,國家相關部門應該考慮對菲傭市場適度開發,有效管制。
  高先生:你可以實行配額制,你比如說像北京市場、上海市場,像這種大的城市,需求量確實有,而且你中國本地的勞動你也解決不了人家這個服務問題。你比如說外國人,人家在國外用菲傭用慣了,那你到中國來以後你非得給他派本國的勞工,本國勞工還乾不來,輾轉還是用那種非法的。那你反正產生安全隱患,你比如說像北京、上海這樣的城市,你說我開放五千個勞工市場名額,然後找一些個大型的公司實行配額制,然後你加強管理、管控。讓這個效益提高,讓這個有效管制嘛,通過這種方式來講的話你又解決了高端人士、外籍人士配套的問題。  (原標題:菲傭在華就業搶手但身份不合法 雇主風險極高)
創作者介紹

cocktail mv

ll44llqc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